无知

愿随清风化作云,广遮烈日常伴君

【美人迟暮】

       有道是,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美人迟暮,英雄气短!最近我碰见了一人儿,大致可验证前半句基本属实。

       前一段儿时间看了宋佳演的萧红,哎呀,被感动眼迷离,泪婆娑,遂决定去书店买本呼兰河传看看,感受感受,那个命运多舛的民国女作家的文字!

       周末,一早我就去了书店,正满店逛着着呢,就看到一老太太拿本书,离一手远,眯缝着眼,看得那叫一津津有味,再细一打量,老太太站着犹如莲花一般,杆挺直,头微陲,那叫一个优雅之姿!我凑上前去看,这老太太可以啊,头发花白不戴老花镜,还能看这么小的字。这时 ,在她身后的柜子上,发现我的呼兰河传,走上前去,一伸手怕是叨扰了老太太看书的雅兴,扭头看了我一眼,冒着精光,让我想起了一个词——眼波似水!我吓一趔趄,连忙道了一声不好意思。老太太看我手里拿着书,道了一声,“你也看这个?”我心想你管着吗你,嘴里还是汕汕的说,看了电影被萧红迷的五迷三道的,所以买本看看。

       老太太,放下书,叫我到身旁,就给我说这本,我早年间就看过,这本书说的什么什么,写得怎么样怎么样……我一听不行,我这还没看呢,您那儿嘚不嘚给我说完了,可还得了。“哎哟,行行行,我自己看,我自己看!”

       老奶奶笑了一声,吓我一大跳,差点仨魂去了俩,元气可真足哈!

       “说的嘴都渴了,小鬼,喝茶吗,我请你?”

       “萍水相逢,不合适吧!”我心想,在邀请我一次,我就去了!

       “把书付了钱,走吧,走吧!”

       我俩这就驱车到了一小区,她告诉我,“我现在住我侄子家明天就回老家。”说这话时,正结车钱呢,我看到了她的钱包,是手工缝制,表面荷花状,美极了!

       进她家门之前,我就问了她一句,“你就这么随便带一陌生男子回家,不怕有危险?”

       “老太太我活了这么久,看人还行,你有那贼心,也没那贼胆,再说你那小胳膊小腿,能拿走什么?哈哈!”

       我一听,怎么觉得有点羊入虎口的意思啊,不管了三伏天,口干舌燥,先喝茶吧。在我的世界里茶是指——统一冰红茶、绿茶。没想到是沸水泡的茶,当时我有点想回的冲动,大热天喝热茶,这不有病吗?架不住老太太盛情难却……

       老太太不仅说话不拖泥带水,办起事来也是雷厉风行,不多会儿,家伙事码起了,摆开阵仗就准备开弄了!我趁着她准备茶水时,随便四处逛了逛。

       “你左手边那是书房可以看一看,别的地方就别去!”

       当即悄无声息地给了她一个白眼!

       “吱呀”一声响,门被我推开了,对门正当中一个书桌,古色古香的屹立在那儿,桌上左边有笔筒,里面有几支颜色各异钢笔;右边挂着一排的毛笔,按比的大小各异排列;书桌正当中压了本英文书镇着!一把太师椅立在书桌的后面,太师椅的后面是一大书柜,面积跟墙差不多了,上面净是成套成套的书!

       我随即大喊,“书房一看就不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是啊,是我侄儿的!出来喝茶吧!”她笑着答。

       一出书房我又惊了,老太太手里夹着颗烟,嘬一口烟,一下子精气神全变了,那姿态犹如旧时画报上的女人!

       坐下喝了两三杯,哪有什么茶香留齿,尽是烫!

       “好喝吗?如果绿茶喝不惯,我们换普洱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我哪儿能喝出什么好喝不好喝,尽剩下烫了,舌头都秃噜皮了。”说着把舌头伸了出来!

       她呵呵的笑着……

       我鼓起了勇气,“您多大呀?”

       “我呀,七十有三,老吧,人一老皮就皱,皮一皱就没神了。”

       这话一听便知,老太太年轻时一定是爱美之人,随即回到,“不老,不老,您瞧您这范儿,这气质优雅着呢,也就只是跟老沾上一点儿皮毛。我妈妈是妇女,我外婆九十出头是老人,您最多就是一微老妇女!”

       我们就坐着聊天了,多半是她说,我听,我且听!

       不过大多都是成年往事,尤其是在诉说往事的时候,她的声音里多了一丝丝的骄傲,比起现在少了一丝丝的哀凉!

       “人一老啊,就怕孤单,我们那个年代和你们不同,真正讲究从一而终,从男朋友到老公都是一个人,哪像你们可以变着法儿的换人!老伴走得早,年轻还好,有事可干,可人老了,闲下来了,这感觉就如潮水般漫上来了,所以,就只能找家里人,聊聊天,可人老了,年轻人就不爱搭理,尤其孙子辈的长大了,更不愿见着我们缠着他说着说那,想当年,都还是别人缠着我呢!”

       哎哟,听着口气,多多少少有点,美人骄傲受挫啊!

       过程中,我也是有问有答,尽量让她看不出,我着急的回家心思!

       抬头一看钟,这快到饭点儿了,蹭人茶,不好蹭人饭呀,这万一吃出个好歹来,找谁说理去。

       心里这年头正上下翻滚着,便看到挂钟的下方挂了一副字——年少轻狂总是好。

       “这是我写给我孙女的!”她看我盯着就给我解了惑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一回头看了她一眼,“孙女今年芳龄几许呀?”

       “没你什么事,小鬼!”她笑骂道!

       看着她我脑子冒出了一句话也不知好不好胡乱说给了她——老来恬雅更是妙。

       她笑笑正欲说话,这时我的妈咪来电:“回不回来吃饭?”(我老妈爱和我说本地话)

       对着电话狂点头,“回来,回来!”心里想着,老妈我忒爱你了!

       “微老妇女,我就先回家了,我娘催了!”

       “回去吧,注意安全!”依然是笑着。

        辞别她,下楼的时候,突然明白了老太太说人老了,年轻人就不愿与之做朋友了的意思,确实,我刚刚是在不知不觉间想要逃离的,这可以称之为人性吗?

       出了小区,上了车,想起了,老太太荷包上绣着的一句话——芙蓉如面柳如眉,对此如何不泪垂。出自《长恨歌》。

       这句话也充分反映了,老太太这美人迟暮的无奈与哀叹吧!


评论

© 无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