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知

愿随清风化作云,广遮烈日常伴君

我居住的城市不下雪

       一直希望自己所居住的城市能下雪,是下那种满天大雪,就如同书中书写到那般:白雪皑皑,雪声簌簌,厚厚的积雪为城市穿上了银色的铠甲,反射着太阳的光芒,把世间的一切照的亮堂堂、明晃晃的。营造出一种身处人间仙境的错觉,那感觉一定很美妙。即便它使人感到异常的寒冷,觉得寒风如刀,镌刻你我。就算如此,我也觉得十分美妙,毕竟那是梦中才有的“仙境”。

       我居住的城市不下雪,虽然冬天也寒冷,可是还没有到下雪那么浪漫,只是寒冷,冷的淡薄。

       噢,不!我居住的城市下过雪,仅次一次,下过雪!

       记忆如果不会出现偏差,那应该是出现在我的小学时代(三年级到五年级之间)。有一天清晨突然间就下雪了,我坐在半破不败的教室的属于我的座位上,努力撑着我的小眼睛,对着窗外饶有兴趣的四处张望。突然间,丝丝骚乱,老师来了,老师来了!接着听到,“砰”的一声。那声响是老师拿着书,往讲台上放,在书即将接触到讲台桌面的时候,突然间收手,书因重力的作用,垂直下落,毫不留情的砸在讲台桌面上发出的。我的老师是语文老师也是班主任,印象中是个五大三粗的中年男子,还有一个特性——大烟枪!总能看见他叼着烟,一脸享受的模样。在上课的间隙,在下课的十分钟,在自习课的时候,烟不离手,口不离烟!因为长期吸烟,总有痰,声音听起来怪怪的,但异常大声。“下雪了,你们看,下雪了。你们这群小鬼头还没有见过这座城市下雪吧!哈哈,这是你们有生以来第一次。”

       是啊,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真实的雪,有生以来第一次!可为什么和书中书写的不一样呢?没有积雪,没有落雪声,没有把城市照的亮堂堂、明晃晃的。只是,在阴天,飘落着一片片薄如蝉翼的“泡沫”。这“泡沫”飘落在手上,被手的温度融化,变成一滴滴带有人温度的雪水。

       思绪在九霄云外游荡之时,被中气十足的声音,拉回了现实。“你们应该记录下这第一次,拿起你们的笔记录。今天的作文就写这雪,见到的这第一次落雪”。同学们发出了阵阵哀嚎,显然大家对这一提议表示不赞同,可是强权总是能让他们低头。

       记忆中,我也拿出了纸笔,写的什么我忘了,终究逃不过雪。但是,在隔天我被要求放学留校。理由是,字太丑,需要练字!这种落单的感觉让我特别恐慌,还好,年纪小只记得恐慌,不记得——字如其人,这一个令人伤自尊的名词!

       时至今日,我一如既往的认为,下雪天,是极其浪漫的!虽然,还是未见过真实的雪(我是说,那种漫天大雪),但我还是喜欢!我想我会去一座会下漫天大雪的城市见识见识雪景,去的时候,一定是那座城市正值下雪的好光景。去堆堆雪人,在厚厚的积雪上打个滚什么的,体会下白雪皑皑,雪声簌簌,厚厚的积雪为城市穿上了银色的铠甲,反射着太阳的光芒,把世间的一切照的亮堂堂、明晃晃的浪漫!

       我想我会的,毕竟我居住的城市不下雪!


评论

© 无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