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知

愿随清风化作云,广遮烈日常伴君

在一间我从未来过的早餐店,我们驻足了,各自点了一份“酸菜水粉”。在“上菜”的间隙,响起了我们吵闹的声音,不管隔壁顾客,嫌恶的眼光,我们自聊我们的天,不亦乐乎。

我们三人是一个很奇怪的组合,一般人会认定我是其中的电灯泡,不过我必须承认,我不是。这个组合的组成是两男一女,除我以外的一男子,黑黑瘦瘦,挺帅气,有一女朋友,倍儿漂亮。其中一女子,在情感生活上,也算是经验丰富的各种好手。比起这两位,我算是个连门都没进的小精子,还未成人形。三人行,已经成了每次暑假,寒假必进行的聚会。这是最后一年的寒假了,因为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标签“准毕业生”,所以,大部分的聊天内容,我以不插嘴为主,听他们谈话的内容也是一种娱乐消遣。吃毕,大家伙抢着买单,不知道什么时候,都变成这样了,我记忆中,应是其中一人默不作声的前去。唯有一点,让我觉得不太好的,就是其中的女同志买了单,虽说是早已承诺的。

今天的主题是——他们要去图书馆写论文。我也偷摸的加入其中,虽然我早已过了写论文的年岁。

再去图书馆的途中,看到了一派新年景象——两位中年男子在路边往树上,挂上了火红的小灯笼,预示着新年即将到来了。每一棵树上都挂上了很多,一位男子,站在可移动的货架上往树上挂小灯笼,另一男子在推着这货架。这应该是工作,并非自愿。

到了目的地——蕉城区图书馆。径直往楼上走,最终选择了三楼,因为人稍微少点。他俩各自拿出电脑,资料,开始进行“学术研究”。我自做我的事,互不打扰。在期间,我看到了最多的画面就是——老年人在看书,看报,不仅如此,还记录。翻阅报纸的同时也拿笔记录其中的什么,我不敢上前细看,所以不知记录的内容是什么。这是我很羡慕的生活,年迈的人,干不动活,不用担心生活来源问题,不用在意生活细节,做自己这个年龄段想做的事,看书,写字,读报,画画,皆可为之。老人之间,估计也是朋友,在图书馆相聚,一同看书,看报,也聊天,虽然声音不大,但因为馆内安静,所以入耳也算是清晰。

“你知道,小区门口早上来了个卖红糖的,那可是真红糖,不是白糖装的,我认得出来,味道挺好的,一斤四块呢。”

“真的吗,改明儿也帮我买一些。行了,我回了!”

“这么早就回啦!”

图书馆内外两种生活,一种追求——活着! 这两种活着可不大相同,一种人为了追求而活着,一种人为了生存而活着。

最后崔健《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》


评论
热度(1)

© 无知 | Powered by LOFTER